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创新报告

关于赴襄阳等地学习考察渔业综合种养

发表时间:2016-09-28来源:武汉市农委办公室

  为了加快推进我市渔业生态高效综合种养模式发展,根据市领导指示和市农委工作要求,2015年11月11日至12日,市农委副主任王德立带领市农委水产处、市水产中心有关同志及我市相关区水产部门负责人、种养大户一行20余人,考察学习了襄阳老河口市和宜城市、荆门京山县等地的渔业综合种养工作。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襄阳等地渔业综合种养模式主要特点
 
  (一)稻渔互促,以粮为主。
 
  襄阳和荆门都是我省粮食主产区,稻田资源条件较好。两地立足“生态循环农业”发展理念,在原传统“稻田养鱼模式”基础上,积极探索如何在稳定粮食生产、“不与粮争地、不与人争水”的前提下,发展渔业生产、增加农民收入。自2011年以来,两地逐步总结、建立起了稻-虾、稻-鳖、稻-蟹等多元化的渔业综合种养模式与经验,实现了稻谷、水产品双丰收,涌现出了一大批的致富典型。据“稻虾连作模式”测产结果统计,亩产稻谷达到了606公斤/亩,比实施综合种养前增加了30公斤/亩,增长5%。
 
  稻田综合种养模式,充分利用了物种间资源互补的循环生态学机理,不减少稻谷产量,同时又大大提升了稻谷品质,结合品牌打造,可以极大的提升稻田种植业效益,农民的种粮积极性不减反升。同时,在科学合理的引导农民开展规模适度的名特水产品养殖情况下,会实现较好的投入产出比,使农民不会盲目的把水稻田全部改造成鱼塘。
 
  (二)综合种养,保渔增收。
 
  近年来,随着国家渔业发展战略调整,湖泊、水库等大水面的渔业发展将会被逐渐限制;另一方面,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内陆池塘养殖面积也会不断减少。在此背景下,襄阳、荆门等地积极推进稻田综合种养模式,不断拓展渔业发展空间。田中种稻,四周挖沟,空隙带和冬闲田发展渔业,科学利用了稻田的土地、水域和生物资源,充分挖掘了稻田的渔业生产潜力,确保了渔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据统计,每4.5亩稻田的水产品产量相当于1亩精养鱼池产量,而前者单位面积创造的渔业效益则超过甚至远远超过后者的效益。如襄阳宜城市,2015年稻田综合种养面积达5000亩,主要是“鳖+虾+鱼+稻”生态种养模式,根据目前起产情况,每亩可产优质甲鱼150公斤左右、稻谷500公斤左右、小龙虾25公斤左右,平均亩产值接近3万元,亩利润达1万元以上。荆门京山县在发展稻田综合种养模式过程中,改变传统的一家一户分散经营模式,将规模化作为示范推广目标,扶持盛老汉龟鳖养殖专业合作社流转稻田3200亩,建成高标准“龟(鳖)-稻综合种养”核心示范区,年产草龟成龟800吨,龟种700万只,年产值1.1亿元,并计划按产业化、品牌化、优质化发展方向,建设万亩龟(鳖)-稻综合种养基地,使其成为华中地区乃至全国最大的商品草龟生产基地和龟种供应基地。依靠这一成果,该县极大地提升了渔业的软实力,逐渐唱响了“京山甲鱼”在全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三)稻鱼共生,生态节能。
 
  襄阳、荆门等地稻田综合种养模式,探索了一条农业生产实践中的较理想的生态循环道路。稻鱼共生、轮作的生态效益明显:一是稻田为水产品养殖提供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水产养殖动物则通过摄食行为减少水稻病虫害发生,还能疏松土壤,增加其透气性和透水性,促进水稻分蘖和根系发育。二是水产品和水稻之间有着良好的能量循环,水产品呼吸和排泄的废气、废物为水稻生长提供了营养,稻田秸秆和灭杀的昆虫则为水生动物提供了饲料来源。稻鱼共生构成了生态农业的框架,符合十八大建设美丽中国的精神要求。
 
  在具体生产过程中,两地稻田综合种养模式均采取了清洁种植和养殖的办法。在稻田四周设置太阳能紫外线灭虫灯,少用甚至不用化肥、农药。有效改善了农村的生态和生活条件,减少了突然的药残污染,实现了资源节约与环境友好的目标。在这种模式下,稻田中可以有效生产出“无公害产品”、“绿色产品”和“有机产品”等高附加值农产品,符合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不断追求高品质生活的需要。此外,稻田综合种养中由于通过设施改造,每亩养鱼的稻田可多蓄水200余m³,既节约了水利投资又增加了蓄水量,实现了“蓄水保水、抗旱减灾、减少污染、气候调节”的生态效益,这对一些干旱缺水及不保水地区尤为重要,可以极大的提升当地农业生产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二、我市渔业综合种养模式发展现状和特色
 
  稻鱼共生理论最初由中科院武汉水生所倪达书研究员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创立。30多年以来,我市和全国各地一样,均开展了不同形式的生产实践、探索与总结,逐步形成了如今稻田养鱼、养虾、养鳖、养蟹等多元化的渔业生态高效综合种养模式。根据我们今年9月份的调查,目前我市渔业生态高效综合种养模式总面积2.27万亩,分布在江夏、蔡甸、新洲、黄陂、汉南和东西湖区,涉及法泗、金口、仓埠、辛冲、桐湖、永安、消泗、李集等20多个乡镇街。从种养模式看,我市渔业综合种养模式大致分为稻-渔模式、菜-渔模式两大类,其中稻-渔模式1.86万亩,占82%,菜-渔模式0.4万亩,占18%。从养殖品种看,绝大部分以养殖小龙虾为主,占81%以上,其余为甲鱼、泥鳅等地方特色品种和大宗鱼类,占比很小。从养殖效果看,普遍反映比实施综合种养前效益要好。一是比较效益高,稻田综合种养亩平利润均超过3000元,是单纯种稻的3倍以上。二是投入产出比高,稻田养殖小龙虾的投入产出比达到1:2以上。如我市江夏区法泗街三合村村民刘汉波,家庭人口3人,承包了花莲湖稻田105亩。2013年开展稻虾轮作,每年纯利在30万元左右,亩平均利润接近3000元,是实施综合种养前的3倍以上。新洲区辛冲街新湖村妇联主任孙秋英,2015年从农户手中流转连片稻田260亩,投资70多万元实施稻-虾综合种养,至7月底共卖出小龙虾5万斤收入70万元,加上套养鱼类收入、稻谷收入,以及存池虾种8万斤折算收入80万元,预计全部综合收入达到150万元以上,投入产出比在1:2以上,一举成为了远近闻名的致富能人。
 
  与襄阳、荆门等地发展以稻-渔模式为主不同,我市近几年还积极开展了一系列菜-渔模式的探索与实践,如江夏区金口街的莲-虾模式,蔡甸区消泗乡的藕-虾模式,新洲区仓埠街的睡莲-南美白对虾模式等,也都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效果。如新洲区仓埠街鑫凯飞腾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2015年在30亩南美白对虾池中种植菜用睡莲,亩放虾苗3万尾、种植睡莲300株,总投入21万元,共收获商品虾11200斤,产值26.9万元;睡莲105吨,产值21万元。两项总产值47.9万元,获利润26.9万元,亩平8960元。
 
  三、我市发展渔业综合种养的条件和不足
 
  目前,我市有水稻田150万亩(不计算复种面积)。其中,按照水源充沛、相对集中连片、地势较为平坦的条件要求,适宜开展渔业综合种养的有近27万亩。若能对这些适宜地区开展综合种养,仅按每亩每年增收1000元计算,全市渔业综合种养每年可为全市农民新增收入106.8元(按照2014年底统计数字,全市乡村人口252.8万人计算)。同时,渔业综合种养也可以提升农渔产品质量安全水平。另外,随着渔业综合种养技术日趋成熟、规范,农民“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一用就灵”,种养风险非常小。因此,我市推进渔业综合种养,潜力大,前景好。
 
  在这次学习考察的专题研讨交流会上,考察团一致认为,在目前经济增速放缓、资源环境约束加剧背景下,推进渔业综合种养模式发展,对促进农渔民持续增收,保障水产品安全有效供给,提升渔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具有积极意义。但与省内先进地区相比,我市发展渔业综合种养模式发展有潜力、有基础、有差距,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发展速度、发展规模与资源条件相比仍不够快。目前全市渔业综合种养面积占可养面积的比例只有8.4%,仍有极大的发展潜力可以挖掘。二是渔业综合种养水平仍不够高。根据我们9月份的调查,由于养殖品种、结构单一,亩平效益只有1500元左右,与襄阳宜城市、荆门钟祥市、潜江市等地区相比,整体效益不突出。三是品牌效益仍不够强。目前全市还没有一个叫得响的渔业综合种养品牌,产品优质难以优价。五是扶持政策有待进一步明确细化。开展生态高效综合种养,需对现有农田进行改造,没有政策支持,农民投入能力有限,影响了渔业综合种养的发展速度。同时,土地流转政策的支撑力也不明显,集约化经营程度的滞后限制了规模化综合种养板块的建设。
 
  四、推进我市渔业综合种养业发展的建议
 
  通过认真分析讨论,考察团认为,渔业综合种养是一项有利于国家粮食安全战略、有利于我市水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有利于拓展农民增收渠道、有利于提升农产品附加值、有利于改善农村生态环境的先进生产模式。为了能使我市渔业综合种养产业实现又好又快发展,我们提出以下几点对策建议供上级参考。
 
  (一)提高认识,加强领导,加快推进渔业综合种养业发展步伐
 
  全市上下要把发展生态高效综合种养业作为繁荣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业持续发展能力的重大举措来抓。要组建工作专班,整合部门力量,制定全市渔业综合种养业发展规划。要坚持部门引导、农民主体、多元投入和市场运作模式,按照集成化技术、标准化生产、产业化经营、品牌化建设、多元化发展的思路,将渔业综合种养业打造成我市现代都市农业发展的新亮点。
 
  (二)因地制宜,突出重点,确保渔业综合种养业发展质量与水平
 
  要结合渔业综合种养模式条件要求,制定渔业综合种养改造建设标准;鼓励、扶持低湖田、冷浸田、冬闲田发展渔业综合种养业;重点扶持鳖-虾-稻、稻虾连作等生态、高效渔业综合种养模式发展;在符合渔业综合种养条件的区域,要引导农民将分散经营的土地进行合理流转;要充分发挥农业综合开发等财政专项资金的杠杆作用,吸引、鼓励社会资金进入渔业综合种养业。
 
  (三)培育新型经营主体,统一操作规程,提升渔业综合种养产业化程度
 
  要积极培育渔业综合种养家庭农场以及专业特色突出的农渔业合作经济组织发展,建立完善渔业综合种养操作流程,实行“统一供种、统一病害防控、统一生产管理、统一销售”的“四统一”,实现生态化养殖,标准化生产;积极扶持渔业综合种养产品加工企业发展,延长产业发展链条;探索并建立渔业综合种养政策性保险制度,提高产业抗风险能力;指导建立各种类型的产业协会,通过开展交流、服务,促进产业抱团发展,提升产业化水平。
 
  (四)依靠示范带动,强化服务保障,全面提升渔业综合种养产业技术素质
 
  要重点、优先安排渔业综合种养技术示范、推广项目,通过建设核心示范基地(区),发挥项目辐射带领作用;要注重产业技术指导与生产管理,提供产业全程服务;要加强从业人员培训,提高从业人员素质;要鼓励产业配套技术研发,强化模式、技术创新,助推产业提质升级发展;要推进互联网技术应用,提高产业信息化管理水平。
 
  (五)加强品牌建设,放大品牌效应,着力挖掘渔业综合种养生态、有机价值潜能
 
  要借鉴“楚江红”、“盛老汉”等我省知名水产品牌以及荆门、宜都有机大米品牌创建经验,在统一全市综合种养的养殖和生产标准,提高种养产品质量水平的同时,大力宣传渔业综合种养的生态、有机特性,积极开展渔业综合种养新品牌的打造,培育“优质优价”的消费理念,从而带动渔业综合种养经济效益的全面提升。
 
 
(采编人员:熊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