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创新报告

着力“三化改革” 促进乡村振兴

——武汉市积极探索乡村振兴之路取得成效

发表时间:2018-03-14 来源:武汉市农村经济经营管理局

  近年来,武汉市围绕农村资源要素和产权制度进行改革,着力推进农村资源资产化、集体资产股份化、城乡收益一体化的“三化”改革,探索出一条振兴乡村之路。

  一、土地流转农房抵押,着力推进农村资源资产化

  承包地、宅基地、集体建设用地被称为事关农民切身利益的“三块地”。全市通过完善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农村综合产权交易与抵押融资等改革,推动了农村资源要素流动,让农民的承包地、宅基地的承包权或使用权资产化,使资源变成为财富,创造乡村振兴条件。

  一是依托农交所,促进土地资源资产化。武汉农村产权综合交易所(简称农交所)自2009年4月成立以来,探索的“交易-鉴证-抵押融资”的资源资本化模式,使包括土地承包经营权、集体“四荒地”使用权、林地使用权等11类农村权属均可在农交所内挂牌交易、抵押融资。截至2017年底,农交所已组织各类农村产权交易3631宗,涉及面积134.98万亩。农村产权交易价格呈稳步上升态势,去年土地经营权交易价格达到平均每年每亩566元,与2011年相比增长了31.63%。

  二是依托“两权”贷款抵押试点,促进农房(宅基地使用权)资产化。2015年12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我市江夏区成为全国“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的59个试点地区之一,黄陂区成为全国“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的232个试点地区之一。试点的重要任务是有效盘活农村资源、资金和资产,为稳步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提供经验和模式。获批成为国家“两权”抵押贷款改革试点地区以来,江夏、黄陂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将其列为重点农村改革,积极调动资源、大胆探索革新,扎实稳步推进改革试点工作。江夏区贷款覆盖面由2016年初的3个街道扩展到目前的11个街道,已累计发放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6.25亿元;黄陂区累计发放农村流转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2.7亿元,改革工作成效初显。如去年下半年,江夏区法泗街八塘村村民易志林抵押自家农房,从银行贷款10万元,在他家附近一所高校食堂中再承包一个窗口。两个食堂窗口加上流转的20多亩地种植水稻,去年家庭年收入超过20万元。他说:“流转的土地、农民的房子都可以抵押贷款,这在以前都没法想象”。再如黄陂区蔡店街五四村丁家大湾村民丁光南是我市第一个使用家庭承包方式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贷款的农户。他说“用承包的9.2万亩土地经营权作抵押贷了2万元,它让我的养殖步入正轨”。

  下一步全市将以深化农村承包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改革,推进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改革以及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为契机,继续推进农村资源资产化。

  二、“共有”变“共享”,着力推进集体资产股份化

  农村集体资产经营增收难、收益分配难、日常监管难,长期是农村集体经济做强、农民财产性收入增加的瓶颈。我市以蔡甸区作为改革试点,探索对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差异化、分配自主化、监管常态化,实现村集体资产从理论上的共有,变成现实中的共享,激发乡村振兴活力。

  一是依托城市化发展,推进改革起步早。早在2004年、2009年,我市就对全市147个“城中村”进行了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提出的城中村经济组织改制、户籍改登、村改居、土地改性、村福利改保障、村湾改造及建设文明社区“六改一建”的做法,有效保护了农民集体资产权益,加快了城市化进程。洪山区井岗村是我市首批实施“城中村”改造的试点村之一。全村11个自然湾通过旧村改造和新村建设相结合,新建了江宏花园、张黄花园两座农民新村,以及沈家湾小区,既美化了城市面貌,又节约了土地,还促进了经济发展。蔡甸区齐联村2008年底开始实现分红60万元,股民年人均增收823元。

  二是依托试点先行先试,推进改革有力度。按照中央和省、市部署要求,2016年全市持续推进“三村”(城中村、城郊村、园中村)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试点村33家。其中,蔡甸区被确定为全省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三个试点县(京山县、蔡甸区、夷陵区)之一,全区选择了9个村,按集体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型、资源型资产量化型、土地承包经营权量化型等三种模式进行了改革试点,积极创新打造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的“武汉样本”。目前蔡甸区9个试点村中共有9938人获得集体资产股份,集体经济总收入超过4500万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2.1万元,与改革前相比都实现大幅度增长。2017年蔡甸区又被列入全国改革试点,按照要求,至2018年。截至2018年末,要完成274个村“两清”(清人分类、清产核资)工作,在此基础上将经营性资产在10万元以上的103个村纳入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重点村,建立股份经济合作社。可以说,通过试点,探索出了一套相对完善、可推可学的指导性规程,形成了有效的工作推进机。

  蔡甸区群力村有580亩集体土地未分包到户,一直是村民矛盾焦点。村支书周木林说,村里不少外来空挂户,也有姑娘外嫁户口没迁走的,集体土地收入分给谁、不分给谁矛盾很突出,“钱不多可问题大,最后只能每亩每年120元租给农户”。 2016年底群力村成立土地合作社,将580亩土地折算股份分给1728名村民。首批60亩土地按每亩900元流转给企业虾稻连种,租金收入按股分红。“这样不仅能做大村集体资产‘蛋糕’,村民都能从中公平获益。”周木林说。 “过去村民只要把户口迁走,就自动丧失村集体收益分配权。”蔡甸区曾铁岭村支书万明安说,现在股份化改革后,股份随人走,即便户口迁进城,也能继续持股,“给农民吃了颗定心丸”。

  下一步在总结前期试点经验基础上,全市计划在今后三年内,分类有序重点对全市1780个村进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到2020年末,全市2000多个行政村全面完成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化改革。

  三、市民下乡农民进城,着力推进城乡收益一体化

  随着武汉城镇化提速,大量农民进城,农村不少农田、农房闲置;同时大量有下乡需求的市民、资本却因政策限制受阻,只有坚守底线,打破壁垒,才能畅通城乡资源要素流动渠道,避免农村空心化,夯实乡村振兴基础。

  一是依托市民下乡,盘活农村空闲农房。2017年3月,针对全市农村长期闲置农房占总量比例达15.8%的实情,我市出台“市民下乡、村民进城”的“黄金20条”扶持政策,鼓励市民下乡租用农房养老、创意、创业,形成市民组团下乡休闲养老,企业进村办工厂开民宿的热潮。据统计,去年全市农村空闲农房签订出租协议10078户,年租金达到1.49亿元,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工资性收入和经营性收入总额达到22.12亿元。武钢退休工人谌鄂湘空着城市房子不住,选择在武汉新洲区汉子山村租住的农房中,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般田园生活。他说“我和朋友喜欢乡村生活,大家退休后就相约找到这个山村。”谌鄂湘说,他所在农房的房主已搬到城区居住。经过简单翻新、修缮,以租期10年、每年3000元租金租下农房,“每天生活特别悠闲、充实”。

  二是依托“三乡”工程,助力乡村振兴。 在提出大力推动“市民下乡、村民进城”,盘活农村闲置资源,为新农村发展注入新活力基础上,我市随后又提出要发动一批工商企业投资农业农村建设,引导在外能人回乡创业,形成带动“三农”发展为主要内容的“三乡工程”(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三乡工程”成为我市乡村振兴强大引擎。黄陂区杜堂村葛家湾回乡能人葛天才投资2.4亿元打造的木兰花乡景区。周边3个行政村418户农民与他签订协议,通过入股出租空闲农房打造高端民宿产业,使今年户均年收入增加6.2万元。2017年,武汉阅景汇公司拟投资50亿元将蔡甸区大集街天星村整体改造,利用原有村湾、农田、山水资源等优势,兴建“武汉花博汇”。一期已投入4亿元,租用农民闲置房178栋,流转土地1800亩,带动周边近500名农民就业,形成集花卉旅游观光、创意农业体验、田园养生度假、亲水休闲游乐、美丽乡村体验、花卉贸易展销等功能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

  我市实施“三乡工程”以来,已吸引352位能人回乡创业,各类社会资金投入农村达145.36亿元,通过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工资性收入和经营性收入总额达17.97亿元。与此同时,我市“三乡工程”还紧密结合精准扶贫攻坚,提升了贫困村的基础设施水平和公共服务能力,促进了贫困人口脱贫增收。“三乡工程”已为全市271个贫困村农民增收2.25亿元。

  下一步,全市将按照今年年初制定的《武汉市“三乡”工程拓面提质三年(2018-2020)行动方案》,全面推动城乡融合发展,打造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好乡村。



(采编人员:熊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